本報記者 王亦君《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27日01版)
  “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根據本行政區域大氣污染防治的需要和機動車排放污染狀況,可以規定限制、禁止機動車通行的類型、排放控制區域和時間,並向社會公告。”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依據重污染天氣的預警等級,及時啟動應急預案,根據應急需要可以採取限制或者禁止部分機動車行駛等應急措施。”
  這是首次提請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大氣污染防治法修訂草案中新增的兩條規定,12月26日下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草案,部分委員對這兩條規定提出了意見。
  李安東委員提出,重污染天氣下限制或者禁止部分機動車行駛屬於應急、臨時措施,群眾可以理解,也能夠支持,“但是草案規定的這種授權,很可能為機動車單雙號限行常態化提供法律依據。在當前意見分歧很大的情況下,建議慎重考慮有關機動車限行的內容。如果要增加這種規定,也應該規定相應的限定條件,而且要有補償措施。”
  李安東委員說, 反對機動車單雙號限行常態化的主要理由有:
  一是有可能限制和侵害了公民的財產權。
  二是有關環保技術部門經研究認為,北京霧霾產生的原因主要是燃煤造成的,機動車尾氣對霧霾形成的貢獻率,有的說10%,有的說40%,意見不統一。
  三是機動車單雙號限行常態化後,現有的公交設施無法滿足運力大幅增加的需要,現在地鐵已經不堪重負,如果公交設施不能支撐,將會影響人們上下班、出行和孩子上學。
  四是提出機動車單雙號限行常態化的依據之一是民意測驗,近60%人贊成。有專家對此結果表示質疑,調查對象和群體是有選擇的,如果選擇出租車司機,他們肯定贊成;如果調查對象是有車族,他們就不贊成了。
  五是單雙號限行常態化以後不一定能夠解決汽車保有量總量控制問題。單雙號限行常態化,很多家庭都會買第二輛車,甚至是第三輛車、第四輛車,會帶來嚴重的資源浪費和行車困難。
  辜勝阻委員提出:“有一種說法是,APEC藍很多方面是單雙號限行作出了很大貢獻,但有必要通過停產、停工、停車的方式來治理大氣污染嗎?公民買了車以後就有合法的財產所有權和使用權,你要對它進行限制就一定要有法律依據。”
  “現在強調源頭治理,比如油品質量,曾經有人講過,使用國III標準汽油比使用國V標準的汽油,對大氣污染的貢獻相差15倍。為什麼不去提高油品的質量?”辜勝阻說。
  另外,造成京津冀地區大氣污染很重要的原因是跟產業結構有關係,比如河北的鋼產量已經超過了日本,1.64億噸,相當於1.8個美國,2.33個俄羅斯,3.85個德國。產鋼的同時又消耗煤,京津冀地區80%的煤消耗在河北,這種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是相連的。
  “在這個問題上,有關方面一定要慎重考慮,究竟源頭在哪裡。”辜勝阻委員表示。
  辜勝阻委員還提出,防治大氣污染,區域聯防聯控非常重要,每個地區很難獨善其身。草案已經高度重視區域聯防聯控,目前的環保體制是部門分割、管理分治、主體分散,如何形成合力?“在這個問題上,草案中可操作的、可執行的內容很少,空的內容、原則性的內容很多。”
  本報北京12月26日電  (原標題:重污染天機動車限行該不該入法)
創作者介紹

ak03akhv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